土与草

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同

       最近心事很多很杂,却没一件让人欢欣的。

       又正好某个喜欢的博主推荐了一篇从头到尾都是玻璃渣的基佬文——《爱太慌张》by空梦,看了一半,更觉心烦意乱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是看过空梦不少作品的,知道她善洒狗血,但偏偏没看过这部。

       我也算是谦少的迷妹,穷折腾的文风自然很吃得消,还暗搓搓有些好这口,但《爱太慌张》仍让我心力交瘁。

       商应容,一棍子打不出来个屁的究极别扭偏执狂太让我搓火了(至少已读的前半部分),我倒是希望他像李祝融或郑敖把对方折腾得不生不死,我倒是希望关凌被逼到无计可施、任何手段都不起作用,但偏偏商应容死不放手且一再退让,偏偏关凌城府极深、机关算尽,两个人不谈身份地位,在手段上倒是棋逢对手,见招拆招,像太极推手,至死方休。但作为HE的男主,他俩断然死不了,只能是不盛脑力心力的读者我,在欲罢不能的无穷绝望之中狗带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关凌没别的毛病,就是不相信商应容爱他;商应容呢,是不承认自己爱关凌,这就有点儿招人烦了……好歹李祝融郑敖再霸道专断,也都清楚自己爱许煦爱许朗,商应容渣得别具一格,我给商总鼓鼓掌。

      “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同”

       关凌有颜有钱,如果心广体胖接受了步步退让的商总,能过上好日子。他三天两头拿针刺对方,好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样的自损一千伤敌八百,很是穷折腾。但关凌十年的伏低做小,抛弃自尊自爱,一味的倒贴,什么都没得到,幡然醒悟要开始爱自己的时候却得到了个你死都别想走的胁迫,不可谓不恼怒,只能让对方抱个烫手山芋了。而说到底还是因为关凌爱商应容,做了玉石俱焚的打算在爱着商应容,毕竟因爱才能生恨。

       商应容,天之骄子,是全世界莺莺燕燕都以被他宠幸为荣的那种人(翻白眼)。他喜欢惊才绝艳的人,他欣赏一个人才会喜欢对方,而关凌倒贴,所以输在了起跑线。身居食物链顶端的商总享受追逐猎物的感觉,自动送上门的都不屑一顾,虽然不屑一顾,但不会浪费,可真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而后来几番折腾,商总签了很多看似丧权辱国的条约,但我觉得他没在怕的,他的放权也是胜券在握的放。他笃信关凌不会拿关乎他身家性命的生意做文章, 他依然拿捏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呐,你看,分明是两位精英,正常过日子必将收获一片艳羡,可就是要不走寻常路,演一出“不幸各有各的不同”的戏码,招惹一众路人啐几句“有钱人都有病”的骂名……

       讲真,这可能是我看过最折腾的一篇狗血文了,颇有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不别扭的架势……

       心情不太好的时候,你千万不要看;心情好的时候,更不要冒险去看……

       或许可以在丧到愿意狗带的时候看看,能帮你拖延一点时间,晚死几个小时或者几天……

评论(9)
热度(1)

土与草

我的神经(划掉)精神角落

© 土与草 | Powered by LOFTER